热门搜索:

里那英俊不羁的派头和潇洒的气质全没

时间:2018-12-13 11:11 文章来源:互联网

耀,“他每天一到这个点儿,手机就没电了。”
   夏任重还是隐隐间有些不放心。
   “行了,你就甭替孩子操心了,你明天不是也得走么?赶紧去归置自个的东西吧。”
   此时此刻,夏耀正在黑龙江省的茫茫大雪里艰难前行。
   原本他中午就下飞机了,但是袁纵的老家不在哈尔滨市,还需要坐很长一段时间的客车。因为路上一真在下雪,道路湿滑,夏耀怕坐客车不安全,果断选择火车。结果火车票只有普通快车了,夏耀又在火车上熬了三个小时,等下了火车天都黑了。
   从火车站出来,夏耀本想直接打辆出租车开到袁纵所在的村镇,一步到位。结果一问司机,竟然要价两千,又说雪太大路不好走,又说过年期间赚钱不容易。夏耀一想两千块钱都够返程的飞机票了,果断选择公交站。
   一共转了三趟公交,夏耀才抵达袁纵所在的小镇。
   那个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夏耀依旧没有让袁纵开车来接的打算。虽然卡其色的毛呢外套已经落满了雪,小脚裤溅上了泥巴,发胶塑造的立体秀发造型也塌了,可丝毫抵挡不住夏耀那颗想秀惊喜的火热的心。
   直到一个多小时后,夏耀发现自己一告奶奶了。
   袁纵家的麻将桌刚散,七八个人从院里走出来,袁纵把他们送到门口。
   夏耀刚拐过弯,就看到一伙人从某家涌出。
   太好了,终于有人了,可以问清楚具体哪一家,不用再乱敲人家门了。
   夏耀费了老鼻子劲才跑到这群人中间。
   “麻烦……麻烦……问一下……”
   袁纵转身刚要往里走,听到身后的声音,脚步募的刹住。
   “袁纵家住哪?”夏耀总算问了出来。
   一个哥们儿转身朝门口吹了声口哨,“袁纵,有人找。”
   夏耀心里咯噔一下,扭头朝门口看去。
   袁纵的目光也在他身上定住,夏耀已经完全没有辨识度了,平日里那英俊不羁的派头和潇洒的气质全没了,里三层外三层裹得像个大笨熊,头发上落满了雪,唯一能看的就剩下那张脸,已经红得如同晾在外面的冻柿子。
   直到夏耀像突然打了鸡血般狂冲过来,蹬着他的膝盖爬到他的身上,死死缠住他时,袁纵才相信这一刻是真的。
   心脏陡然间爆裂开来,涌出的血液冲上脑际,硬生生地逼迫袁纵享受这村幸福到了晕眩的感觉,刻骨铭心。
   袁纵大手扣上夏耀带着冰冷的头发,心疼得无以复加。
   “你怎么跑这来了?”
   夏耀将脸埋在袁纵颈窝处取暖,好半天才缓过来,说:“快,快带我去厕所,要憋不住了。”
   袁纵一边抱着夏耀往里走一边问:“怎么不在路上解决了?”
   夏耀说得无比可怜。
 
_分节阅读_50
 
   “就指望这泡尿保暖呢!”
 
   98好小子! vip (3282字)
 
   袁纵直接把夏耀抱进屋,从门后拽出一个桶,说:“就尿这里。”
   夏耀纳闷,“你家没有厕所么?”
   “厕所里没暖气,你就在这尿吧!”
   夏耀憋得太狠,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边发抖一边解裤子。因为手指冻碍太僵,扣子又卡得太紧,废了好大劲都没解开,最后哭丧着脸向袁纵求助。
   “帮我解开,快点儿,憋不住了。”
   袁纵帮夏耀把裤子解开,手指触碰到夏耀的屁股,感觉到上面潮哄哄的全是汗,把里面的保暖裤都打湿了。
   也许是憋得太久,也许是被袁纵盯着的缘故,夏耀晾了半天的鸟都没动静。
   袁纵用手在上面技术性地捏了一下。
   “哗!”
   夏耀手扶着鸟,袁纵扶着夏耀的手,两个人一起目睹小家伙倾泻而出的豪放。
   “真冲。”袁纵说。
   夏耀脸颊胀红,舒畅享受的同时也有一些难堪。尤其当袁纵攥着他的手帮他抖鸟的时候,夏耀都不知道该把脸藏到哪了。
   发泄完毕,夏耀把鞋一甩,湿衣服一拽,猴急地往炕头扎,逮着热被窝就往里面钻。
   “先别进被窝,先把头发吹干了。”
   夏耀完全不听他那套,满脑子都是冷、冷、冷,钻进去之后就把自个儿蝶成一个大球,一个劲地在里面打哆嗦。
   袁纵拿了个电吹风过来,大手抄起夏耀的头,让他躺在自个的臂弯里,帮他把头发一点一点儿吹干。夏耀就那么老老实寒地窝在袁纵的怀里,眼睛闭着,温顺地随着袁纵吹拂的动作转着头,一脸的疲乏。
   袁纵深沉的目光垂视着他,心碎得连渣都找不到了。
   “你说这大冷天的,你不好好在家待着,往这跑干嘛?”
   夏耀哑着嗓子说:“我又不是专程来看你,我是来这旅游度假的,我哪知道你这条件这么不好?我要知道条件这么差,我就不来了。”
   袁纵没说什么,起身下炕了。
   夏耀懒懒地将眼皮撬开一条小缝,看到袁纵提着刚才的“尿桶”往外走。
   “那个……”夏耀略显别扭地说:“你还给我倒尿啊?”
   “我不倒谁倒?”
   夏耀没再说话,红透的脸扎到墙根儿,偷着乐去了。
   等袁纵再进屋,又端了一盆热水。
   “过来烫烫脚暖和暖和。”
   夏耀赖在床上一动不动,他已经把衣服脱了,刚暖和一些,打死也不从被窝出去。
   袁纵只好说:“那我用热毛巾给你擦擦。”
   “不用。”夏耀说。
   袁纵把接脚毛巾浸泡在热水里,拧干后朝夏耀走过去。结果,夏耀的脚在里面东躲西窜的,好不容易攥住了;却怎么都没法从被窝里拽出她……袁纵只要一使劲,夏耀就嗷嗷叫唤,逼得袁纵根本舍不得硬来。
   算了,袁纵看毛巾也凉了,直接扔到一旁,钻进被窝。
   夏耀等的就是这一刻,炕头被窝再暖和,也暖和不过某人火热的胸膛。
   袁纵倒没急着抱他,两只大手在被窝摊开,问:“脚呢?”
   夏耀说:“藏起来了。”
   “听话,伸过来。”
   夏耀乖乖地把两个大凉脚丫子塞进了袁纵的手里。
   纯天然的37度大暖宝,将夏耀43码的脚包得严严实实的。源源不断的热量从袁纵的手中传递到夏耀的心里,走过了冰天雪地,两个掌心就成了他金部的温暖。
   袁纵感觉夏耀脚上的温度还不够,就用手给他搓了搓。
   夏耀的脚引恢复知觉,被袁纵这么一搓顿觉痒痒。
   “哈哈哈……别搓……哈哈……咳咳……”
   夏耀一边笑一边咳嗽,脸又红又烫,嗓子都哑了。
   袁纵用手背在夏耀脑门上试探了一下,感觉温度有点儿高。
   “是不是发烧了?要不去诊所打一针?”
   夏耀扑棱着脑袋,“我不想折腾了。”
   袁纵说:“我让大夫来家里。”
   夏耀喃喃的,“我感冒向来不打针,也不吃药,自个儿能扛过去。”
   事实乒,袁纵也提倡自然疗法,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吃药,但是放在夏耀身上就另当别论了。
   夏耀看袁纵还有要走的架势,忙勾住他的脖子说:“被窝透风。”
   袁纵抱着夏耀的手臂紧了紧,问:“还透风么?”
   “嗯,老是有凉风钻进来。”
   袁纵知道夏耀是被冻大劲了,心一疼,将夏耀整个人揽到自个彗上,然后用被子将他缠裹住,一两条有力的手臂压在被子外面,将夏耀捂得严严实实。
   “还透风么?”
   夏耀迷迷糊糊地摇了摇头,瞬间昏睡过去。
   袁纵几乎没怎么睡,夏耀总是无意识地喊冷,让明明心里有把握的袁纵还是忍不住焦灼、着急、心疼。一真折腾到后半夜,夏耀身上的温度总算降了下来,开始慢慢出汗,汗水粘在两个人紧密贴合的皮肤上,夏耀又开始热得挣扎。
   “热……松开……”
   袁纵不仅没松开,反而搂得更紧,粗重的热气扑到夏耀的耳朵上。
   “听话,忍一忍,再出点儿汗明早上就好了。”
   夏耀不再动弹了,为了早点儿好,为了一早神清气爽,为了袁纵抵在他两腿之间的那根烧红了的“铁棍。”他忍了。
   第二天一早,夏任重怀着美好的期待上了飞机。
   飞机起飞前,手机响了,秘书递送过去。
   “夏书记,您的电话。”
   夏任重拿起来一看,“媒人”打来的,所谓媒人,就是把那位姑娘介绍给夏耀的热心阿姨,夏任重原单位的老同事。
   “老陈啊!”夏任重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年过得怎么样啊?”
   “挺好,你呢?”
   “我也挺好的。”
   老陈迟疑了片刻,说:“老夏啊,我想问你点儿事。”
   “问吧,有什么话尽管说。”
   老陈干笑两声,“我就想问你,俩孩子见面的事,什么时候给……落实一下?”
   夏任重脸上的笑容迅速收起,“你说什么?”
   “我说俩孩子什么时候见一面?人家的姑娘心里没谱,不知道你们什么想法。”
   夏任重一愣,“不是昨天见的面么?”
   “昨天?昨天那姑娘一直在我这!”老陈语调陡然拔高,”他不会和别人见面去了吧?老夏啊!你最好问清楚,你儿子是不是已经有中意的对象了……
   夏任重撂了电话,硬生生地从嘴里挤出仨字。
   “好小子。”
   王治水又说:“你要不让我跟你一个屋睡,我就偷你东西。”
   宣大禹露出不耐烦的表情,“爱JB睡哪睡哪,随便!”
   晚上,两个人同床共枕,王治水躺在夏耀睡过的位置。
   宣大禹自个都理解无能,他怎么会让此等人践踏如此珍贵的角落?就像他和夏耀保证了再也不找王治水,可还是在街上偷偷学么了几天。
   王治水的手伸到宣太禹的被角上,油腻腻的口吻说:“大禹哥,你好歹给了我两万块钱,我是不是得给你来点儿服务啊?”
   宣大禹猛的将王治水的臭爪子抽了回去。
   “该滚哪滚哪去。”
   王治水嘿嘿一笑,“大禹哥,你包养我吧!你要是一个月给我三万,我保证把你伺候得爽歪歪。”
   宣大禹甩给王治水一个冷蔑的眼神,“我一个月花三万包你这样的?我脑残啊?”
   “舔JB,打飞机的活儿我都能干。”
   宣大禹瞬间黑脸,“你再贫一句我抽你信不信?”
   王治水把脸藏在被窝里偷着乐。
   宣大禹看到王治水只露出一个带疤的脑门,忍了。
   结果,闭着眼引消停一会儿,王治水突然把他的被子掀开了。
   咔嚓一声。
   宣大禹豹眼圆瞪,“你特么要干嘛?”
   王治水迅速收起手机,贱兮兮的目光滴溜溜在宣大禹脸上转。
   “拍你一张裸照,留着我打飞机用。”
   宣太禹刚要发飙,王治水紧跟着又说:“大禹哥,我真喜欢你,我上次跟你说我是因为你的名字喜欢上你的,其实在那之前我就喜欢上你了。从小到大,从没有人那么背着我,我的心一下被你撬开了。”
   也不知道是王治水这张脸有问题,还是他操纵表情不当,无论他说出多深情的话,经他的嘴一演绎就变得特假。
   不过宣大禹心里的火倒是被成功煽灭了。
   “我发现你这人说话特别花俏,但从来都不走心。”宣大禹说。
   王治水也说:“我发现你这人话说得特别损,却比谁心都软。”
   被人一语击中要害的宣大禹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叠钱,在王治水面前甩了甩,“你要从现在开始不说话,我再多给你一万。”
   王治水立刻闭嘴了。
   起初宣大禹还怕他再整出什么幺蛾子,一直警觉着无困意。后来发现王治水真的睡着了,而且睡得特香,连胡噜都打起来了。
   看来他真是累了……”宣大禹想,一天二十几场,连着十几天,能不累么?
   不过看王治水老老实实睡觉的小怂样儿,还真有几分可人疼。
   第二天一早,王治水醒过来,发现床头柜上撂着五沓钱。
   “我草,你给多了吧?”
   宣大禹说:“另外那两万,一万是压岁钱,一万是给你除疤的钱。”
   “大哥你怎么这么有钱呢?你家是干什么的?”
   “管得着么?”
   王治水说:“你可得想好了!我这人特没羞没臊,你给我钱我真要,而且不会报答你,说不定还背后骂你傻。”
   “随你便。”宣大禹冷着脸说,“你要还有那么点儿良心,别把这事到处说就成了。”
   “为什么?”
   宣大禹怒道:“我丢不起这个人!”
   王治水小心翼翼地将钱揣进棉袄的内兜,试探性地问:“你真不包养我?
   “滚蛋!”
   宣大禹一巴掌将王治水抽出门外。
   王治水扭头朝宣大禹乐,还挥了挥手。
   宣大禹看着王治水远去的背影,心中暗道:这下人情都还了,心里也踏实了,从今往后就当不认识吧。
 
   100两个疯爷们儿。 vip (3813字)
 
   上午九点多,袁茹自然醒,从枕头旁摸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时间,禁不住一愣。平时七点不起床袁纵就来踹门了,今儿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动静?
   袁茹穿上衣服去隔壁房间敲门。
   “哥,你怎么还没起床?”
   其实袁纵和夏耀早就醒了,只是在被窝腻歪着不肯起。
   听到袁茹的敲门声,袁纵用大拇指在夏耀眉心的位置顶了一下,沉声说:“起床吧,人家大懒妞儿都起了,你好意思赖着么?”
   夏耀用慵懒惬意又享受的目光蛊惑着袁纵:我好意思,我特别好意思。
   好吧……十几年没睡过懒觉的袁纵被一个眼神忽悠得破戒了。
   大半个钟头过后,袁茹梳妆打扮完毕,又过来敲门了。
   “哥,都十点了,你还不起来做饭?”
   袁纵在夏耀屁股上揉了一把,又说:“起来吧,一会儿有人来家里串门,到时候看你还赖在被窝,寒碜不?”
   “串门又不是来看我的,你把这屋门锁上不就成了么?”夏耀用膝盖在袁纵裤裆处顶了一下,“你自己起来呗,我又没拦着你。”
   袁纵嗓子眼冒火,他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