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拽着宣大禹的胳膊和他

时间:2018-12-13 11:19 文章来源:互联网

 
  
   夏耀的脸蹭的一下变色了。
   “什么大小眼?”夏母说着朝夏耀看过去,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哎哟,你不说我还没看出来,还真是一眼大一眼小,怎么回事啊这是?”
   夏耀的脸有难看了几分。
   夏母刚要过去查看一下,袁茹赶忙拽住她,用最容易引起误会的方式趴到夏母耳边小声说“阿姨,您别说他大小眼,他不乐意听。”
   夏母瞬间露出会意的笑容,忙着点头。
   “那就不提了,那就不提了。”
   其实没有这个提醒,夏耀还不会怀疑袁纵提前打了招呼,现在果断的脸色更差了。
   袁茹一脸尴尬地走了出去,不停的呸呸呸,,,,我这张漏斗嘴,怎么又给秃噜出去了?正想着,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急匆匆的朝夏耀的房间走来。
   宣大禹看了病房门牌号,刚要进去,就看到门口横着一个大美女。
   袁茹定定的看着宣大禹,问,你是来找夏耀的么?
   宣大禹上下打量了袁茹一眼,一下子就锁定了她的身份了。因为彭泽和他提到过几次,他也看过照片,一般人都会把眼中钉的模样深记于心。
   “是。”很淡漠的回答。
   但袁茹却很热心肠,拽着宣大禹的胳膊和他说,“我跟你说啊,进去一定不能对他的脸指指点点,怄气不能提大小眼的事。”
   宣大禹对这番话没有异议,单纯的不爽袁茹用警告和暗示身份的举动。
   “我跟他说什么,聊什么,用得着你管么?”
   袁茹立刻翻脸“你这人怎么则会有啊?我好心提醒你、、、、”
   “用-不-着!”
   远大于冷硬的将袁茹推开,精致推门进去,再哐当一声撞上门,将自个儿第十的态度表现的淋漓尽致。
   “什么人啊这是、、、、、”袁茹骂骂咧咧的走了。
   宣大禹进去之后,夏母笑着和他打招呼,“大禹来了。”
   夏耀看到宣大禹心里顿时就两趟了,宣大禹看到他心情正好相反,别说看夏耀腿上的绷带和脸上的伤,就是看到这白床单、白枕套和病号服,都心疼得不行。
   “妈,您去帮我把这些换来下的衣服洗了吧。”夏耀故意支开夏母。
   夏母走后,宣大禹走到夏耀病床前坐下,定定的看着他,不发一言。
   夏耀先打破尴尬的气氛,继续用调侃的语气和宣大禹说“你不是跟我决裂了么?你不是受不了我么?还来看我干什么?”
   宣大禹依旧嘴硬,“我是想看看你遭多大报应。”
   夏耀也不介意,依旧用逗弄的目光调戏着口不对心的宣大禹。
   宣大禹明明心疼却一副酸溜溜的口吻,“有人还不乐意你受自己,专门告诉我别提你大小眼的事儿,你已经把自个搞成大小眼儿了你还怕别人说?”
   夏耀那张脸瞬间绿了。
   之前他只是换衣袁纵提前打了招呼,经过袁茹层层披露之后,他终于确定袁纵确实干了这么一件不光彩的事
 
   110解除心病。 vip (3603字)
   
   而他也确实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
   最让他痛心疾首的不是这个,而是早上那句“招人稀罕”白夸了。
   事实证明,宣大禹比袁纵看的更细致。
   “你瞧你这幅德行!眼睛一大一小就算了,鼻子旁边还有一片青青紫紫的小点儿,看着就跟雀斑是似的。鼻头也肿了,人中都短了一截,两个腮帮子也不对称。”
   夏耀“……”
   宣大禹继续死撑着“我今天就是来看你笑话的,让你丫一天到晚臭美啊,到处嘚瑟啊!”
   “还有个更大的笑话你看不?”
   夏耀突然问。
   “看,为啥不看?”
   夏耀从柜子里费力的拿出那套护肤产品,扔进宣大禹的手里。
   “这是什么?”宣大禹问。
   宣大禹不吭声了,手里摆弄着那套护肤品,心情有点儿复杂。看夏耀一直盯着他,实在躲避不及了,才硬着头皮开口。
   “送我这个干吗?”
   “干嘛?”夏耀没好气的说“糊墙!”
   宣大禹再次静默。
   “你所干嘛?哄某个孙子说我不把他当回事,说我对他态度语文题。”我就为了证明他在我心里有分量,大中午不吃饭跑去给他没护肤品,晚上下班记者给他送过去,结果车在路
 
_分节阅读_59
 
上出问题了……算了,不锁了,浪费感情。
   夏耀这么一说,宣大禹瞬间觉得自己不能释怀的某种东西变得没理了。
   他和夏耀就是普通哥们,普通哥们儿见的感情是纯粹自然的。如果主观要求呢么多,就不是重感情而是矫情了,想想夏耀和彭泽之间,二十多年的感情,平时不也就几个电话的事么?说到底,还是自己对夏耀的独占欲超过正常界限,近乎变态了。
   夏耀看宣大禹不支声,故意问“你不是来看笑话的么?怎么不小啊?”
   一听这话,宣大禹笑了,不过不是夏耀所谓的那种笑,而是一种尴尬的、底气不足的、却应给自个儿找面儿的笑。
   “不是,妖儿,你听我说,我这人吧……”
   “你甭说了!”夏耀点了一根烟,哼笑道,“我心里跟明镜似的,你呀就是表面爷们儿火大,内心就跟菜市场大妈似的,一毛两毛穷算计。”
   宣大禹温柔的呲牙瞪眼,“瞧你把我形容的,就算我娘们唧唧的,那娘们儿还分境界呢,非得是菜市场大妈么?你就不能说是大姑娘么?”
   “瞧你丫那点儿追求!”夏耀噗嗤一乐,“我说错了么,你说我藏着掖着,那我前几天给你打电话,求着你哄着你,那是那个孙子不鸟我?牛哦我磨磨唧唧,那你倒是给我个痛快啊!”
   宣大禹决定把憋屈在他心里好多天的事一股脑倒出来,好好说的说的。
   “那就说那天晚上吧。”
   夏耀一脸那纳闷的打断,“那天晚上?”
   “就那天咱俩都喝醉了,我把你背到我们家,然后第二天早上咱俩这样那样……”宣大禹比划出一个裸体加捆绑的动作。
   夏耀的目光瞬间扫向门口,一脸的焦灼不淡定的表情。
   “不是说不提那晚上的事了么你丫的怎么还没完没了的?”
   宣大禹眉毛一拧:“不是你让我给你个痛快么?”
   “你这样我更不痛快了……”夏耀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
   “哦,没啥。”夏耀指指门口,“你去把门关上。”
   宣大禹一边走一边想,这么怕别人听?看是真当回事了。
   门一关,夏耀的心里踏实许多了。
   “你说吧,想说什么躲说出来。”
   宣大禹迟疑了片刻,开口问:“关于那天晚上,你有什么看法?”
   “看法?”夏耀嘴角抽了抽,“看法我不是都和你说了么?只要你别把这事说出去,我就当没发生过。”
   “不是这个意思。”宣大禹有点儿语言混乱,“我是说你对那天晚上本身…本身的实质内容…有什么看法?就是你有没有深究过?”
   要说深究,夏耀还真深究过,比宣大禹还认真,那经验人士至今还在他“好友”里,时不时打声招呼请教两句。
   “没有啊,我深究它干嘛?”死不承认。
   宣大禹一看夏耀遮遮掩掩的表情,再联想到夏耀反复强调不能说出去的警告,心里琢磨出几丝所谓的“真相”。
   “也就是说,那天晚上其实咱们俩…”
   “没有!”夏耀断然否认。
   宣大禹纳闷了“你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没醉。”
   宣大禹一惊,“你没醉?那你心甘情愿让我绑的?”
   “……”
   此时此刻,夏耀的第一反应不是立刻解释,而是下意识的看门口,然后来转过头呲牙怒道“你特么胡扯什么,谁心甘情愿让你绑?”
   “你都没醉,不是心甘情愿还是我强迫你?真要是我强迫你的,那你第二天早上干嘛那么问我?再说了,我也强迫不了你啊,你一只手就能把我撂一个跟头。”
   夏耀感觉这事越缠越乱,还不如一次性揭开,以除后患。
   “其实吧,我早就想和你说这件事了,就是开不了口。我第二天专门问别人,就是…真要发生那种事了,有什么铁证,然后他就巴拉巴拉跟我说了好多,然后我一对照,没事,咋俩正常,啥也没的发生,就是闹着玩儿!”
   宣大禹还不死心“你找谁问了,问什么?”
   夏耀又鬼鬼祟祟的瞟向门口,然后继续说:“问了一个经验人士,就问他…那事啊,还用得着我明说么?”
   宣大禹不是好笑,“你还真有这方面的觉悟啊?”
   “我这不是让彭泽给传染了么!”夏耀给自个儿找了个完美的借口。
   宣大禹质疑,“他说的话准么?”
   “准啊!特准!”夏耀一脸深信不疑的表情,“我给你看他的网名——一千万个人采摘过的残菊花!那得多有经验啊!是不?”
   “草,这孙子…真特么多嘴……”宣大禹小声嘟囔。
   夏耀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事,既然你都问清楚了那就没啥了。”宣大禹略显失望。
   夏耀忍不住问,“我怎么感觉你情绪有点儿不对啊?”
   在夏耀心里,宣大禹听说了这件事应该有种大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结果表露出来的反倒是各种不能释怀。
   “啊、、、、是这样的…”宣大禹挠挠头皮,“我这不是怕自个儿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么?是吧…要真是那样我得补偿你啊…”
   “没没没!”夏耀无比客气,“你对我够好了。”
   “哈哈哈哈…”宣大禹笑得无比尴尬,“既然这样,以后这事就不用再掖着了,随便拿出来说也没事了,夏小妖差点儿让老子给爆菊了!哈哈哈哈…”
   我草!夏耀惊恐的望一眼门口,然后猛地捂住宣大禹的嘴。
   “别你妈胡说八道成不成?”
   宣大禹完全不知道夏耀心里的小九九,一看他这种反应,以为夏耀是不好意思,是怕别人说,顿时调侃他的兴趣更浓了。
   “怎么不能说了?唉,我就说,夏小妖的小菊花差点儿不保了,夏小妖的小菊花差点儿不保了夏小妖的小菊花差点儿不保了……”
   哎哟我的妈呀,夏耀简直要疯了,早知道宣大禹的嘴这么欠,就不和他说了。
   “你特么给我闭嘴!”夏耀扼住宣大禹的喉咙,“我没跟你开玩笑,这事真不能拿出来瞎说,听见么?”
   “为什么?”宣大禹看着夏耀。
   夏耀又瞟了一眼门口,没说话。
   宣大禹发现夏耀总是鬼鬼祟祟,注意力不集中,心里顿生疑惑,“你到底怕谁听见?”
   “没谁?”
   夏耀点了一根烟来稳定情绪。
   宣大禹又把他嘴里的烟抢过来刁进自个儿嘴里,面色由玩闹变得凝重。
   “你是不是跟那个丫头好了?”
   “哪个丫头?”
   “你说那个?就刚才的那个。”宣大禹指的是袁茹。
   夏耀其实特别想说实话,但是想到宣大禹走的那几年,自个儿饱尝了知己离散的那种滋味,真心不敢冒这个险。而且他和袁纵的关系也没到那种可以确信无疑拿出来说的份上,这种时候最关键还是要解决当务之急。
   “也不算好,反正也差不多了。”夏耀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宣大禹心里咯噔一下,确实纠结了一把,但没到自个儿预期的地步。毕竟夏耀是个纯爷们,和女人在一起天经地义,宣大禹早有心理准备。夏耀这么坦白出来,他反倒是放下了担子,不用每天疑神疑鬼了。
   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儿酸涩涩的。
   “什么叫差不多了?”问夏耀。
   夏耀厚着脸皮说“就是…正在培养中。”
   “那就赶紧扼杀了吧!”宣大禹说;“那丫头一身的银荡之气,他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夏耀不爱听了,“你怎么把她哥扯上了?”
   宣大禹恼了,“我说她哥你都不爱听,你对她是有多死心塌地?”
   “反正你别提那天晚上的事就对了,我俩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开,你要真瞎说,那层窗户纸就变成钢板,彻底捅不开了。”
   尽管宣大禹极度不乐意,但夏耀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在较真真久没劲了。
   “行,不提了成吧?”
   夏耀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解除了一个心病。
   “那你就拿着东西赶紧走吧!”
   宣大禹又看了看手里的护肤品,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你送我这个,不会就是怕我提那天晚上我差点爆你的菊的事吧?”
   “你特么不是说不提了么!”夏耀气急冒火。
   宣大禹一脸贱笑,“哦哦哦,我忘了我忘了,不提不提。”
   “滚滚滚!”
   夏耀猛地躺下,把自个儿藏在被子里喘粗气。
   宣大禹把手指放到嘴里哈着气,使劲给了夏耀一脑壳,在他闷沉沉的怒骂中,喜忧参半,心情复杂的走人了。
   
   111报复。 vip (3168字)
   
   高速路上,一辆载有枪械,秘制武器的吉普车平稳的行驶。
   车上有四个人,驾驶位坐着成熟老练的死机,副驾驶位戴着墨镜的男人是黑豹特卫的老总,人称豹子。后面坐着两个黑人保镖,像两座静默而立的黑山,面无表情的听着两人闲聊。
   “黑子多半是废了,还留着么?”司机问。
   豹子不动声色地抽烟,夹烟的手上青筋横布,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司机又说,“黑子也忒二了,夏卫东的孙子他也敢动,说他活腻了都抬举他。不过话说回来,袁老枪可够让我意外的,他怎么会好哪一口呢?”
   豹子捻灭了烟头,突然有了调侃的兴致。
   “你见过夏耀么?”
   “你指的是夏卫东的孙子?”
   豹子点头。
   “怎么没见过?上次新闻上刊登的照片不就是他么?”
   “那照片经过处理了。”豹子问,“本人你见过么?”
   死机琢磨了半天,说,“有一次他们刑警大队来咱这一片执行任务,好像其中就有他。忘了谁给我指的了,我就在远处扫了一眼,没细看。”
   “下次你细看看就知道了。”
   司机瞄了豹子一眼,哼笑道:“有那么帅?”
   豹子一边用搜摩挲着亟待修理的胡茬儿,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他们警察不是每年都有搏击大赛么?我是热心观众,一场都没落过。”
   司机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我记得你貌似跟我提过这档子事,说当时有个警察让老外亲了一口…不会说的就是他吧?”
   豹子给了司机一个隐晦的笑容。
   司机猛地拍了下方向盘。
   “这可真有意思!”
   抬起的手刚撤回方向盘上,还没扶稳,突然一个黑影映入视线。司机条件反射的去踩刹车,结果脚下还没踩实,巨大的黑团就将挡风玻璃笼罩上了。
   袁纵单枪匹马的朝行驶过来的吉普车狂飚过去,不仅没有被巨大的冲力撞飞,反而以突破身体极限的方飞跨上车头,刚进有力的双脚暴力的朝挡风玻璃袭去。
   哗啦一声。
   袁纵将挡风玻璃掀碎成渣,整个人飚进车厢内,两条钢柱一样的大腿骑在司机的肩膀上。硬挺的小腹撞在司机脸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司机干晕了。
   汽车撞上防护栏,索性提前踩了刹车,没有飞出去。
   车内的人东倒西歪,豹子眼珠子血红血红的,他哪想到袁纵会在高速路上单人劫车,这特么的是不要命了么?
   袁纵趁着豹子的未稳之际,飞起一脚闷在他揣枪的腰肋处。
   幸好豹子躲避得及时,不然这一脚能把他前侧的肾脏踩碎了。
   袁纵借着这份蹬力猛地飞扑到车后座上,两位黑人保镖反应极其迅速的挥拳直挡。拳头像几公斤重的铅球从几十米的高空直落在袁纵的胸口,蜷起的指节咔咔作响却没有让袁纵后撤分毫。
   男人惊诧间,脖颈像铁钳子卡住,两颗坚硬的头颅同时被强扭到相反的方向,一阵石破天惊的撞击。
   砰!
   两座黑山就这么被硬生生的铲倒了,脑浆子在头颅里来回逛荡,胃部痉挛抽搐一阵,哇的一声吐了出来。<b
 
_分节阅读_60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