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夏耀就是表面上招人实际上特乖的

时间:2018-12-13 11:06 文章来源:互联网

的感觉让袁纵心中热流涌动,忍不住开口。
   “想我了没?”
   夏耀此时仰躺在床上,两脚朝天,两条大长腿在墙上划出两道绷直流畅的线条。听到袁纵的问话,手不由自主地贴在了裤裆上,连他自个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一动作。
   “我想你干什么?”夏耀嘴硬,“我身边那么多朋友,哪个不比你招人待见?”
   袁纵刚要开口,袁茹从外面进来了。
   好冷好冷。”
   一进屋就直接脱鞋上拖,直奔炕头而来,将盘踞在那里的袁纵使劲推开,自个裹着一件大厚棉袄蜷在那。棉袄的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一个,像个臃肿的大球,只留下一张被风吹得红扑扑的脸蛋,倒也有几分可爱。
   夏耀见袁纵一直没说话,又问:“那你想我没?”
   “你说呢?”袁纵反问。
   夏耀抠了抠肚脐眼,把自个痒得直乐。
   “我哪知道?”
   袁纵毫不介意某个女汉子的窃听,直言不讳地说:“特别想你。”
   这四个字,语气上听起来太气沉稳,平平淡淡的,实际上内里波涛澎湃,醇厚深邃。袁茹不知道有没有读出其中的腻腻歪歪,单纯从字面上来感受,就已经让她这个被亲哥训斥了多年的苦妹子饱受打击。
   “哥,你给谁打电话呢?”袁茹问。
   袁纵没理他,继续旁若无人地和夏耀聊。
   袁茹稍一想便得出答案。还能有谁?她心心念念的男神呗!一想到这,便更是捶胸顿足,心中好一阵矛盾厮杀。
   妈的,这点儿便宜全让你们俩人互相占了!
   夏耀又朝袁纵说:“那天……我真生气了。”
   袁纵都可以想象到夏耀此刻撅着嘴的模样,特别戳他心窝,语气无法自控地温柔下来。,
   “你真要送我,我可能就走不了了。”
   袁茹用手揪着棉袄的前襟,一副心绞痛的表情,尼玛要不要这么挑战我的底限?她一直觉得袁纵是超凡脱俗的,根本无法想象他的脸乒会出现男人恋爱时共有的专注和柔情。现在活生生地在她面前呈现,简直就是对她这种活在铁血政策二十多年来的一种羞辱。,
   于是,她又冲到了袁纵的手机旁。
   “夏耀,我告诉你,我哥在这边有个老相好,他之所以不回去……”
   袁纵的手永远都比袁茹的嘴快。
   “我已经挂断了。”
   袁茹冷哼一声,酸溜溜的语气说:“你刚才打电话那样儿……真傻!”
   袁纵毫不在意,直接大手一指,语气变回了惯有的冷厉。
   “回你屋睡觉去!”
   “我就不走!”袁茹没好气,“今儿我就在你这屋睡了!”
   “随你。”
   袁纵自个摊开被子先躺了进去。
   袁茹沉着脸在旁边坐了片刻,气哼哼地回到自个的房间,真的抱了一床被子过来。直接铺在袁纵的旁边,脱了衣服就躺了进去。
   房间的灯被关上,袁茹等了许久都没听到袁纵轰他,心情莫名的变好了许多。
   “哥。”
   “嗯?”
   “我想跟你唠唠嗑。”
   “说。”
   袁茹一条胳膊支起脑袋,笑眯眯的看着袁纵,一副没憋好主意的表情。
   “你和夏耀干过那种事么?”
   袁纵反问,“哪种?”
   袁茹嘿嘿一笑,把手放在炕沿上来来回回蹭,“就这种。”
   “没有。”袁纵说。
   袁茹不信,她猜袁纵就是碍于面子不肯说,于是又操着肉麻的?吻继续打听,“夏耀身上到处都那么白么?汗毛多么?我感觉他皮肤特好,是不是摸着特滑溜?”
   袁纵这几天本来就有睡眠障碍,睡觉前得先清空脑子,结果袁茹还一个劲地给他往回蹇。刚飘出的影像又被无情地回收,袁纵满脑子都是夏耀那白滑细腻的皮肤,手上就像长了虫子似的。
   袁茹又说:“我觉得夏耀臀型特别好,好多男人穿裤子都撑不起来,夏耀那老是裹得满满当当的。哎,你有没有掐过夏耀的屁股?是不是肉特厚,手感特好?”
   袁纵恨不得把夏耀的屁股切下来一半捎过来。
   袁茹还不依不饶地追问,“哥,夏耀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也那么冷么?”
   其实,想起夏耀窄窄的眼皮微微眯着,毫无防备地朝自己撒欢,这才是袁纵最招架不住的,也是折磨他最深的。
   终于,扭头回了袁茹一句。
   “你是在午夜涩情热线干过么?”
   袁茹反应过来之后恨恨的在袁纵被子上捶了几下。
   袁纵还了她俩字。
   “睡觉!”
   腊月二十七这天,夏任重再次回到家。宣大禹和彭泽两个人过来探望伯父,夏任重见到两个孩子特别高兴,亲自卞厨,留两个孩子在家里吃饭。
   “大禹啊!你父母在那边怎么样?”夏任重问。
   宣大禹说:“挺好的,今天还给我打电话,让我代他们给您拜年。”
   “哈哈……”夏任重一阵爽快的大笑,“那你呢?”
   “我?我一直都那样啊!”
   “我是问你有没有谈朋友?”
   额……宣大禹下意识地看了夏耀一看。
   夏任重哑然失笑,“我问你呢,你看他
 
_分节阅读_47
 
干什么?”
   “哦,还没呢,暂时没合适的。”
   夏任重又把目光投向彭泽,“你呢?”
   彭泽笑笑,“我……”就快有了。”
   夏任重立刻开始挤兑夏耀和宣太禹,“瞧瞧人家,再看看你们俩,你们小的时候啊,我就觉得彭泽这孩子最精。”
   夏耀腹诽:我们要是都把各自的男朋友牵来,您就知道谁精了。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夏任重一点儿父亲的架子都没有,最后竟然和彭译划起拳来,频频输了被罚酒。夏耀吃得最快,几乎只扒拉了几口饭,就急匆匆地跑到客厅,打开电视准时收看某TV的一档综艺节目。
   宣大禹端着碗走到客厅,问夏耀:“你这么快就吃完了?”
   夏耀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敷衍地点了点头。
   电视上正播放之着夏耀全程参与拍摄,以宣传袁纵保锞公司为主要目的那档综艺节目。节目的片头是一段宣传片,大部分场景都是在公司内部拍摄的,熟悉的场景和学员被搬到荧屏上,给夏耀的直观感受和在现场是完全不一样的。
   那些苛刻的教官,有爱的学员,让他尴尬的调侃,乐在其中又矢口否认的偏袒……”都在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中变得如此亲切。夏耀虽然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却感觉自己会一直守在那里,享受着一年年人员更替带来的伤感和满足。
   宣大禹也草草地吃完,坐在夏耀旁边和他一起看。
   夏耀突然拽住宣大禹的袖子,兴奋地说:“快看,我出场了!”
   宣大禹说:“至于这么兴奋么?上次那个熟人请你拍两次广告大片你都不去,这会儿给一个镜头就美成这样。”
   “那不一样。”夏耀说。
   没一会儿,袁纵出场了。
   夏耀嘴上说着不想,当活生生的袁纵出现在屏幕上,说着那些私底下练了无数次的台词时,夏耀还是一个字都不肯落下。
   心里空落落的,从没觉得假期竟也如此难熬。
 
   94贤内助。 vip (3338字)
 
   不出夏耀所料,宣传节目在假期档一经播出,就引起了热烈的反响。
   这几天公司的咨询热线都快被打爆了,门口经常围堵着记者和参观的游客。那些已经放假的教官和工作人员不得不轮流回来值班,以维持基本的秩序和保障公司的安全。
   所谓树大招风,在一个行业内过分高调必然会引起同行的嫉妒。随着关注的增多,一些不利于公司发展的虚假信息开始在网上被爆出,幸好把控得当,没有造成恶劣的影响。但是潜在的危险因素还很多,导致夏耀这今年都没有过踏实。
   袁纵一走,夏耀就成了公司的常客,比袁纵在的时候去的还勤,基本每件事都要插手管一管。大到媒体公关,小到办公室的花草保养,操心的程度和平时来这蹭暖蹭饭的作风简直判若两人。
   而且夏耀还下了一道命令,任何人不得私自向袁纵汇报情况,必须要经过他的审批。
   在这个公司,夏耀的资历最浅,但是管理层的人都很听他的。
   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咱这就是一个家,凡事家长说了算,谁让您是袁总的小舅子呢!”
   “小舅子就小舅子吧,只要你们听我的,把我当袁纵的儿子我都认了!”
   大年初三这一天,夏耀体谅大家伙忙了一个春节,特意请他们去温泉度假村休闲娱乐两天。自己一个人提着两只叽叽喳喳的“儿子,”在偌大的公司里面遛弯儿,好不悠闲。
   刚把挡路的一根树杈撅下来,夏耀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一看到宣大禹的名字,夏耀心中有种深深的疲劳感。自打那天从王治水家回来后,宣大禹就像魔怔了一样,没事就给夏耀打电话,一天少则三四个,多则三十四个。”,我说,你是不是不找王治水算账,你的人生就没有追求了?你就精神空虚了?”
   “还真有点儿。”宣大禹笑,“你现在干嘛呢?”
   夏耀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子一边说:“在保镖公司呢。”
   “你又去那了?”宣大禹不解,“你怎么一天到晚往那跑啊?你是不是入股了?”
   夏耀说:“没有,因为今天工作人员有事出去了,让我帮忙看一会。”
   “凭什么帮忙啊?”
   夏耀诈唬一声,“哎呦我操!王治水怎么跑你们家玻璃上去了?”
   宣大禹的头条件反射地转向窗外。
   夏耀哈哈一笑,把手机挂断了。
   等手机再响,夏耀就不接了,直接把手机揣进衣兜,听着小鹩哥跟着铃声咿咿呀呀地哼唱。后来手机一直不停的响,而且是刚停下又响起,刚停下又哦起,衔接的特别紧凑。
   夏耀心里暗骂:宣大禹你丫是有多无聊?!
   结果把手机拿起来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都不是宣大禹的号码,而是那些出去度假的工作人员打来的。
   夏耀心里一紧,恰好又一个电话过来,赶忙接了。
   “喂,夏耀么?你快过来,出事了!”
   夏耀赶到那个度假酒店的时候,现场已经乱作一团。三四十个人撕扯在一起,其中有保镖公司的大部分成员,正在和一群来路不明的小伙子互殴。外面还混着一批酒店的保安,正在帮忙劝架……。
   “怎么回事?”夏耀拽着施天彪问。
   施天彪赤红着眼珠子说:“我们在这泡温泉泡得好好的,突然就闯进一批人找茬儿挑事。本来我们顾及着公司形象,想说几句客套话就把这些人打发了,结果丫蹬鼻子上脸,不仅骂人还动手,都特么是腿脚利索的老爷们儿,谁受得了这份气啊?”
   夏耀冷眼注视着对方那伙人,问:“这些人你认识么?”
   “就认识一个。”施天彪说。
   “哪个?”
   施天彪给夏耀指了人群中一个特别不起眼的男人,说:“他叫王川,是黑豹特卫公司的保镖,代号黑子。”
   黑豹特卫公司也是一家安全顾问公司,也就是保镖公司,一真以来都是袁纵公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这个公司起步早,综合实力很强,前些年一直是这个行业的翘楚。但近两年频频被袁纵的公司抢了风头,心中积怨已久,想必这一战已经酝酿很久了。
   其实施天彪什么都明白,现在公司正在风口浪尖上,若真的交手,无论输赢,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公司。
   但是没办法,正如他所说,靠身手吃饭的人谁咽的下这口气?
   正想着,突然一个酒瓶子在夏耀脚边炸开。
   施天彪怒吼一声:“我操你妈!”直接冲过去一顿狂揍。
   夏耀发现,对方这伙人中没几个懂搏击,全特么是皂鄙的野路子。也就是说这里的职业保镖没几个,好多都是雇来充人数的。很明显自己这一方的攻势要比他们猛多了,他们频频挑衅,多半都是在被打。
   “记看来了!”
   不知道哪个保安喊了一句,夏耀心里咯噔一下,扭头朝门口看过去。确实有三四个记者站在门口远程拍摄,而且貌似已经站了很久,颇有要撤的趋势。
   袁纵公司的这批人慌了,明摆着么,这是媒体和同行相互勾结策划的一场意外,就是想用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手段败坏公司的名声。
   局势陷入一种僵持状态,夏耀这伙人已经有所顾虑不敢轻易下手了,对方还在谩骂挑衅,小动作不断。
   “怎么办?”施天彪问夏耀,“要不要给袁总打个电话?”
   “不用!”夏耀极其淡定,“继续打。”
   施天彪懵了,“还打?刚才那些记者拍的,就好像咱们欺人太甚似的,他们真要那么播报出来,咱们就……”
   夏耀站在三十几个人面前,用从未有过的霸气口吻大喝一声。
   “使劲打!有事我罩着!”
   此命令一下,所有容忍的底线都在那一刻崩塌,拳脚声和械斗声此起彼伏,血腥味从大门?钻出去,深深地刺激了那些对,‘证据”嗷嗷待哺的记者朋友。本来已经要撤家伙走人了,一看袁纵公司成员如此,‘配合,”重新扛起器封一顿拍摄。
   夏耀敛着一身的狂暴气焰,直奔着黑子而去,一拳扫在他的门面上,干掉两颗槽牙。飓风般凌厉的长腿在黑子胸?横扫瞪踹,连踢了十几米远,直奔着镜头而去。好像存心哄黑子高兴一样,在镜头前全方位地展现了袁纵公司学员的残暴性。
   直到黑子被打得倒地不起,脸贴在地上拧眉狠笑,夏耀才收手。
   场面终于得到控制,记者们正欲撤退,突然一辆车横在他们面前。
   车窗被摇开,一个脑袋探了出来。
   “找个地方喝点儿。”
   记者们一看是宣传部门的人,又打过几次交道,丝毫不敢怠慢,直接跟着车去了一家酒店。
   夏耀半个钟头后才赶过去。
   “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夏公子。”
   这几个记者看到夏耀,全是一副惊愣的表情,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他们这是惹到了有背景的人,权力机关变相施压,看来这条新闻是报不了了。
   不料,夏耀却笑着朝他们说:“我是专程来谢谢你们的。”
   几个记者面面相觑,隐隐有
   “他是我们仨里面身手最好的,我和宣大禹两个人加起来也打不过他一个!”彭泽又过来搂抱夏耀,在他耳旁小声哀求着,“我说夏大哥,夏大爷,您给我留点儿面子成不?你有什么不痛快的找我撤气!他那个小身子骨哪禁得起你折腾啊?”
   夏耀突然开口质问李真真:“你丫是不是跟一个男人粿聊过?”
   李真真还没说话,彭泽的脸色先变了,拽着夏耀的手当即扭到李真真脖颈上,怒问:“你跟谁粿聊了?你特么竟然跟别人粿聊?”
   “我跟谁粿聊了?”李真真脸红脖子粗地跟夏耀嚷嚷,“你胡说八道什么?”
   夏耀依旧顽固的追讨旧债,“八年前,你没和一个男人粿聊过?”
   李真真差点儿气崩了,“我草,八年前!!!你能再搞笑一点儿么?八年前的事我自个儿都不记得了,你竟然知道我在那一年和别人粿聊过?”
   彭泽也被雷到了,怎么一下扯到八年拼了?
   夏耀一口咬定,情绪失控,差点儿动手。
   “就特么是你,绝对没错,也就你丫这条腿长得跟娘们儿一样。”
   李真真的眼球像是被人捅了两刀,血红血红的。
   彭泽实在看不下去了,拼尽全身的力气拖拽夏耀,不停地在他耳旁劝说:“妖儿你肯定误会了,他今年二十二,八年前刚十三,毛还没长齐呢!”
   夏耀又僵持了片刻,手募的一松,直接起身走人了。
   彭泽想追出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结果电梯门已经关上了。
   再次回到房间,李真真一边揉着发肿的大腿一边咬牙切齿地控诉,“这就是你口中的将门虎子?夏大和尚?白莲花?……我今天可算见识到了,真特么够正派,够清高,够让人刮目相看的!!!”
   彭泽脸上有点儿挂不住,心里懊恼的同时也纳闷夏耀怎么这么反常。
   “你是不是招他了?是不是跟他面前骚来的?”
   李真真眼泪吧嗒的,“对,我在你眼里就是骚货,见到一个带把儿的就发情。你特么怎么不想想他是什么人?我就算真想勾搭他,我也得有那个本事啊!再说了,你出去拢共不到五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