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他对夏耀实打实的放

时间:2018-12-13 11:03 文章来源:互联网

多年我一直没缓过来。”,
   彭泽的吐槽听在宣大禹耳朵里那是别样的销魂。
   扭脖子朝夏耀问:“是么?是因为我走么?”
   夏耀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你为啥……不打一声招呼就颠儿了……”
   这仨人里面,夏耀喝得最冲,连鞋都脱了,脚丫子四处乱蹬,最后学么到宣大禹的裤裆上。脚丫子试探性地蹭了蹭,挺软和,于是戳在那不走了。
   宣大禹心里就像小猫乱抓,意识醉了精神没醉,夏耀无意识地控诉和一系列亲昵的举动让他的狼子野性暴露,手揽住夏耀的腰身,在他的耳边嘀嘀咕咕。
   “我背你去我那怎么样?”
   夏耀醉得啥都不知道了,问啥啥,‘嗯”。
   上车前,彭泽还乱拍着夏耀说:“我知道你前眸子为啥晾着我,你不就……讨厌那个谁么?那个李真真么?放心,我俩快完了,追我的那个小妞已经开始倒贴了,哈哈……碍你眼的马上就要提着铺盖卷走人了。”
   “啊……”夏耀张大嘴,“我呸……”
   彭泽嘿嘿一笑,被司机塞进私家车,很快就没影了。
   宣大禹走下三级台阶,手朝后晃了一下。
   “来,上来。”
   夏耀直接蹿上了他的后背。
   路上,宣大禹频频扭头看,这是赤裸裸地换人后遗症啊!总担心后背上的人变成了王治水,隔三岔五就要确认一下。
   “你不是每次喝醉酒都咬人不撇嘴么?”宣大禹哼哼道:“你……你咬着我,咬着我心里就踏实了。”
   夏耀果真一口咬了上去,咬住了宣大禹的耳朵。
   宣大禹疼得嗷的一嗓子,“痛快!”
   结果,夏耀只叼了一会儿,突然发现不是自个想咬的那个耳朵,悻悻地将嘴松开了,这是他第一次喝醉酒咬人如此之短促。
   “你怎么撇嘴了?”宣大禹站住,异常紧张地往后看,“你丫是不是变成王治水了?嗯?”
   夏耀抬起头,茫然地看着宣大禹。
   宣大禹大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是我的妖儿。
   怀揣着各种美好的憧憬,捎带着无比邪恶的小心思,宣大禹美了一路。结果,这酒犯后劲了,换人后遗症再次无情地降临到宣大禹的头上。
   他将夏耀摔在床上的那一刻,历史仿佛倒退,当晚的情景重现,宣大禹那张脸迅速从温柔变得狰狞。
   “你特么是谁啊?”
   夏耀一着床就睡着了,我特么管你是谁呢?
   “起来!”宣大禹薅着夏耀的衣领硬是将他拽起,质问:“你怎么跑我背上的?”
   夏耀迷迷糊糊地还了句,”不是你把我背回来的么?”
   无意识地“配合”再次让宣大禹入戏,再次怒嚎道:“我特么竟然累死累活地背了你一道儿!”
   夏耀仿佛王治水附身,不耐烦的说:“我求着你背我了?”
   说完歪在床上,又睡着了。
   历史的,‘重演”让宣大禹怒不可遏的同时也隐隐的兴奋着,这一幕不知道在他梦里出现过多少次,多少次他报仇雪恨,洗刷冤屈。今天,改写历史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宣大禹一脚踢在夏耀屁股上。
   “贱人!”
   夏耀菊花一痛,猛的将眼睛睁开,如豹子般从床上蹿起。即便醉态仍旧遮掩不住的好身手,一套组合拳,二组腿法连击,将宣大禹掀翻在地,裤裆上连蹬数脚。
   然后,霸气地回到床上接着睡。
   宣大禹怒不可遏地从地上爬起来,这次直接扑到床上,趁着夏耀昏睡未醒之际对着他一阵撕扯揪拽,锤砸抽打,并伴随着凶恶的语言攻击。
   夏耀被吵醒之后气性本来就大,即便知道眼前的人是宣大禹,火一上来也不管不顾。被压缚着四肢不好回击,夏耀就充分发挥他的酒后咬功,差点儿在宣大禹的肩膀上撕下一块肉来,血淋淋的好不生猛。
   “你特么的竟敢咬我。”宣大禹一把掐住夏耀的脖子。
   夏耀憋着气,猛的薅住宣大禹的头发,愣是连根扯断。
   两个人从床上扭打到床下,从屋里撕扯到屋外,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收手的。夏耀又困又累又烦闷,学么到一处软和的地方就不动弹了。
   宣大禹看到夏耀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心里暗道:这回老子绝不让你再拿走一样东西!
   在房间里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一根绑东西的绳子,把夏耀衣服直接扒了,五花大绑。
   夏耀中途骂了几句,但因为宣大禹喝醉了手劲没那么大,绑得松也不耽误他睡觉,就由着他去了。
   宣大禹把夏耀绑起来之后还不放心,就把他拖拽到卧室的床上,再学么一根链子。一头连着绳子,一头锁在床头栏杆上,这下跑不了了。
   夏耀就用这种别扭的姿势一觉睡到大清早。
   醒过来的时候想翻个身,结果翻不了,迷迷糊糊睁开眼,扫到自个儿的,造型”,眼角赫然开裂。
   “我草……”
   宣大禹也醒了,看到夏耀第一眼,懵了。
   俩人对视一眼,都懵了。
   夏耀未着寸缕,赤裸着身体被绑在床乒,身上到外斑斑驳驳。宣大禹鼻青脸肿,头发少了一块,肩膀上咬痕遍布,身上到处都是“挣扎”的痕迹。
   最要命的是,宣大禹被薅下来的头发,卷吧卷吧散落在床上,和夏耀胯下的毛发如出一微。
   最最要命的事,夏耀的菊花和宣大禹的黄瓜都有清晰的痛感。<
 
_分节阅读_45
 
br/>   史上最逆天的狗血剧,在王治水的”幕后”指挥下,活生生地在宣大禹的家中上演。
   而一直被狂揍的宣大禹此刻却向除了被绑没吃多大亏的夏耀连声道歉。
   “妖儿,你听我解棒……”
   夏耀完全不理他那套,“你先甭跟我说这个!”
   “我都不知道咋就这样,这样……”宣大禹言语混乱。
   “能不能别贫了?”
   “我跟你说啊,妖儿啊……”
   夏耀终于忍不住一阵暴吼。
   “你特么先把绳子给我解开成不成?!!!”
   “麻”
   “……”
 
   91你丫把嘴捂严实点儿! vip (3172字)
 
   夏耀坐起来,身体就像被人拆解似的酸痛。
   心里幽幽的:到底怎么回事?
   印象中好像和宣大禹起了什么争执,然后两个人扭扯在一起,接着貌似就……”就成这样了。可是夏耀想不通,他和宣大禹能有什么冲突呢?宣大禹打小,儿就对他言听计从,呵护有加,就算喝醉了也没理由动手啊!
   就算真要动手,也不至于这么……这么搞吧?衣服脱光了干嘛呢?还绑着!而且绑在床头上。身乒这些乱七八糟的痕迹是怎么出来的?是脱衣服之前搞出来的还是脱衣服之后搞出来的?
   夏耀不敢想了,越想越慎得慌。
   如果放在以前,他肯定当成一场恶作剧,两个男人能干嘛呢?无非就是酒后童心太起,玩玩抓犯人的游戏。但是自打跟袁纵这样那样之后,夏耀思维就开始多线条了,各种不可能的状况都变得可能了。
   况且这几天夏耀一直处于压抑状态,昨晚又喝了点儿酒,假如他把宣大禹当成袁纵,然后先“折腾”起来也并非不可能啊!
   毕竟在他眼里宣大禹没有任何前科,一切正常。
   反倒是自己……
   事实上,宣大禹的思维比他还发散,线条更多更杂乱。
   我昨天晚上到底干嘛了?
   仅存的印象还停留在离开酒店的前一刻,夏耀各种亲热的举动,然后他就亢奋了,一心红的把夏耀背回了家。至于在路上的状况,他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不停地确认身后的人是不是夏耀,最后确认是如假包换的夏耀。
   然后呢?确认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宣大禹万万没有想到,他好不容易没有背错人,却认错人了。
   这笔糊涂账,宣大禹是彻底算不过来了。
   他的眼睛里只有赤裸裸的现实,夏耀被他绑在床上,身上四处都是“犯罪”证据。稍加推断便知是这样那样,他这个犯人是彻底逃不了了。
   心里懊恼,我怎么就不能低调一点呢?非要一上来就玩这么……重口的。
   梁子结大了!
   就在宣大禹后悔自个“下手太狠”的时候,夏耀竟然先开口了。
   “这事,别到处瞎白活,咱就当没发生过。”
   宣大禹不由的愣住,没发生过?
   刚才他想了无数种严重的后果和可能性,怎么都想不到夏耀能说出这种话。再往旁边扫一眼,夏耀没愤慨,没羞恼,没失望,没要算账的各种端倪……
   唯一可见的情绪表达就是:你丫把嘴捂严实点儿!
   这种反应大大出乎宣大禹意料,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强?
   “其实别人知道了也没啥,我会对你负责任的。”宣大禹说。
   夏耀爆粗,“滚远远的!”
   宣大禹嘿嘿一笑,开始穿衣服。 夏耀也要穿衣服,结果在被窝摸了半天没摸到内裤,又伸着脖子在柜子上,床底下找了半天,都没发现自个一件衣服。这要放在平时早就光着身子在房间晃悠了,今儿特殊情况,当着哥们的面突然有点儿不自在了。
   宣大禹发现夏耀迟迟未动,忍不住调侃一句。
   “还在回味呢?”
   “回味你大爷!”夏耀怒道,“衣服找不着了!”
   听到这话,宣大禹赶紧下床去给夏耀找衣服,最后在沙发上找到夏耀散落的衣服。内裤搭在沙发沿上,外套直接掉在地上,T恤的领子皱巴巴的,保暖裤翻卷着,一看就不像是自然脱下的,而是别人狂拽掉的……
   宣大禹差点儿流鼻血,敢情最激烈的一场是在这啊!
   “找着没啊?”夏耀在卧室急着问。
   宣大禹回过神来,赶忙朝里走。
   “找着了。”递给夏耀。
   夏耀在宣大禹的注视下快速穿衣下床,方便洗漱,不到十分钟就拎包走从了。
   回到单位,夏耀二话不说,先打开电脑,一阵疯狂地搜索:第二天早上起来菊花疼,我是不是被爆了?
   结果,没搜出查验方法,倒搜出一个笑话。
   说是一个男人去小商店买了几瓶雪花啤酒,在路上喝多了,被一个基佬给干了。第二天又买了几瓶雪花啤酒,又喝多了,又被那个基佬给干了……”过了几天之后,男人再去商店买啤酒的时候换了牌子,老板问你怎么不喝雪花了?男人尴尬地笑笑:不瞒您说,我喝雪花啤酒老是屁眼疼。
   夏耀哈哈一阵狂笑,后来不知想到了什么,咧开的嘴角迅速收回,一副被狼撵了的表情。
   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菊花就在隐隐作痛。
   一种莫名的恐慌袭来,夏耀又进了同志社区、G吧之类的,搜寻各种爆菊的查验方法。后来他加了一个“经验人士。”给他细细讲解了其中的猫腻。
   “是这样的,爆菊是六项非常高难的活动,比破处有过之无不及。尤其是在没有润滑油的情况下强制进行,疼痛是很剧烈的,肯定会流血和受伤。我保证你百分之百会记得那撕心裂肺的感觉,永生难忘。如果你第二天没有清晰的记忆,那八成是没做,如果在没有润滑油的情况下,还没有血迹和伤口,那百分之百没做。”
   夏耀感觉了一下,血迹和伤口肯定没有,疼也不是撕心裂肺的疼,是整个屁股大范围的钝痛。至于润滑油,那肯定没有了,他又不是去袁纵那,装什么润滑油呢?
   呃……去袁纵那我是故意装的么?
   不是吧!
   “经验人士”的讲解打消了夏耀顾虑的同时,也给他多添了一份心病,原来爆菊是如此危险恐怖的一件事,还是尽量不要染指了。
   “夏耀!!”
   小辉的突然召唤把沉思中的夏耀震得一激灵。
   “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小辉朝夏耀走过来。
   夏耀赶紧把页面关了,“没啥。”
   小辉递给他一份资料,“上次你不是让我帮忙查王治水的家庭住扯么?诺,给你查到了。还有他小姑、大舅、二舅全住在那一片,地址都给你附在上面了。”
   夏耀拍着他的肩膀,“太贴心了!赶明儿请你吃饭!”
   “不用。”
   夏耀盯着那张纸看了一眼,廊坊永清县……查了下车程,开得快也要六七个小时,加上找人的时间,十个小时不止。明天正好有一天假,看这形势,想要在一天内搞定,今天夜里就得出发。
   要不要叫上宣大禹?
   其实这事不是宣太禹张罗的,是夏耀自个儿非要搞个明白。也许是职业习惯,让他凡事都想要刨根问底儿。虽然宣太禹没提,夏耀也知道他比自个儿心情还迫切,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叫上宣大禹。
   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把昨晚的误会说清楚。
   吃过晚饭,休息了不到三个钟头,两个人就租了一辆车秘密出发了。
   路上,宣大禹一直在琢磨,假如这次过去能逮着王治水,该怎么收拾他?是痛痛快快打他一顿,恩怨一笔勾销?还是把他的劣行告诉他的家人,让他抬不起头做人呢?
   正想着,夏耀那边幽幽地叫了一声。
   “大禹啊!”
   宣大禹回过神,扭过头看着夏耀,“怎么了?”
   夏耀顾及到有司机在前面听着,用手朝宣大禹比划着,小声说:“你过来。
   宣大禹把耳朵贴了过去。
   夏耀深吸了一口气,刚要开口,突然不知道该咋说了。
   难道和他说:我今天上网查了爆菊验证方法,证明咱俩是清白的?我没事查那个干嘛?万一宣大禹根本没有想到那呢?我这么一说岂不是暴露了什么?
   宣大禹等了半天没见夏耀言一声,忍不住催促:“你倒是说啊!”
   “没事。”夏耀讪笑两声。
   宣大禹也笑了,笑着拧了夏耀的脸一下。
   “多大了?还这么幼稚。”
   没一会儿,宣大禹又陷入沉思,夏耀又冒了一声。
   “大禹啊!”
   等宣大禹凑过去,还是啥事没有。
   宣大禹体贴的目光看着夏耀,“你是不是没睡醒啊?过来,趴我腿上再睡一会儿。”说着把手朝夏耀伸过去,想把他搂过来。
   夏耀闪开了,“我不困。”
   算了吧……夏耀暗想,来来回回磨叽反而生事,看宣大禹这样也没往心里去,那就这么着吧!
 
   92免了! vip (3281字)
 
   早上七点钟,车开到了目的地,司机的问话叫醒了昏睡中的两个人。
   “有具体的街道门牌号么?”
   夏耀迷迷瞪瞪地摊开纸,仔细看了一眼,说:“上面没写。”
   “下去打听一下吧!”
   宣大禹说完,伸了个懒腰,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村子里一片寂静,除了几个早起的老人在遛弯儿,那些州熬到假期的年轻人几乎都猫在被窝。宣大禹目光四处学么了一下,最后朝一个老太太走了过去。
   “奶奶,麻烦我想问您一下……”
   宣大禹还没说,老太太就指了指耳朵,暗示自个儿耳朵不太好。宣大禹只好笑着点点头,给杵着拐棍的老太太让路。
   夏耀拦住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礼貌地问:“叔,我想打听一下,王治水家住在哪?”
   “王治水?我们村有这个人么?”中年男人一脸迷惑。
   夏耀又看了一下纸,说:“哦,他爸叫王开财,他妈叫李春青。”
   一听到这两个名字,中年男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变,那是一种极力不自在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夏耀。
   “你是谁啊?你找他们干嘛?”
   夏耀解释道,“那个……王治水是我一哥们儿。”
   男人直接一挥手,“我不认识他们家人!”说完果断闪人。
   宣大禹好不容易逮着一今年轻人,本以为他肯定认识王治水,结果一提起王治水的名字,那人露出和中年男人一样的表情。
   “有这个人么?没听说过啊!”
   宣大禹暗示了一句,“他妈叫李春青。”
   年轻人呵呵一笑,那种不愿意多说的冷笑,麻利儿转身进了自家院。”后来夏耀和宣大禹又问了好几个人,结果不是不认识就是对这些名字讳忌莫深,好像认识王治水的家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侮辱。 “草,瞧这人缘混的!”宣大禹啐了口吐沫,“真是什么家养出什么样的杂种来”
   夏耀说:“要不咱去他大舅家问问?他大舅家比较好找,就在这个村的最北头。”
   “成,走吧!”
   宣大禹和夏耀走了很久,途中经过一片果园,就是王治水他大舅承包的,夫妇俩就住在果园里的一间平房里。
   “有人么?”宣大禹敲门。
   一个正在刷牙的中年妇女走出来,问:“你找谁?”
   夏耀用无敌亲和力的语气朝中年妇女问:“您是王治水的舅妈么?”
   本来,这个妇女眼神是温和的,在夏耀提到,‘王治水”三个字只有,这妇女的目光瞬间冷淡了很多。
   “你们想干嘛?”
   “呃……”夏耀解释,“我们走过来找王治水的,不认识他们家,想问问您。”
   妇女说:“我们家你都认识,会不认识他们家?”
   “我们真不认识,我们……”
   “不知道!!”
   简单粗暴的一声回执,门砰的一
 
_分节阅读_46
 
下在夏耀和宣大禹的面前关了。
   夏耀愣在门口,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刚要抬脚离开,
   夏耀此时仰躺在床上,两脚朝天,两条大长腿在墙上划出两道绷直流畅的线条。听到袁纵的问话,手不由自主地贴在了裤裆上,连他自个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一动作。
   “我想你干什么?”夏耀嘴硬,“我身边那么多朋友,哪个不比你招人待见?”
   袁纵刚要开口,袁茹从外面进来了。
   好冷好冷。”
   一进屋就直接脱鞋上拖,直奔炕头而来,将盘踞在那里的袁纵使劲推开,自个裹着一件大厚棉袄蜷在那。棉袄的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一个,像个臃肿的大球,只留下一张被风吹得红扑扑的脸蛋,倒也有几分可爱。
   夏耀见袁纵一直没说话,又问:“那你想我没?”
   “你说呢?”袁纵

    热门排行